發光的飯盒 盛載大埔事
文:Party(街坊) 圖:香港教育劇場論壇 

「吓?原來回歸塔唔係為咗 97 而起㗎?」

問起街坊,這地方引來不少迴響。5月曾經有一個以大埔印象為題的「街坊吹水會」,由香港教育劇場論壇(TEFO)舉辦,藉着街坊相傳的故事,以及劇團搜集資料,整理成 6月編作演出「大埔 • 外賣到!」。活動完結,但創作團隊認為街坊之間的交流與社區連結,還未停止。



創作背後 在地感受
「大埔 • 外賣到!」其中一場,在香港青年協會大埔青年空間演出,筆者是街坊,想不到這裡有一個表演場地。看見演員們的造型,親切感油然而生。聯合導演何蕙詩透露,部份演員是大埔居民,因此這班人本身就是大埔的故事,「今次係編作演出,演員唔會先有劇本跟住做,大家要搜集資料,之後到大埔唔同地方視察。之後,演員會喺工作坊中討論、選材,有時發現在地生活觀察比想像中分別好大。有一次,我哋去林村嘅農地耕作、摘菜,去前我哋想像到耕作辛苦,但親力親為嘅感受比想像中更多,簡直係另一層次。」就算演員是大埔居民,亦要精準地捉緊大埔人的「生活感」,表演才令觀眾有共鳴,亦令觀眾透過角色故事,了解大埔百態。



外賣員繼續跑 社區没有停
一個城市走入逆境,幾乎死亡。不過,演出中的外賣員告訴你,這個城市從來没有停過,他們仍在胼手胝足。誰會叫外賣?聯合導演三豪子說:「大家經過社會運動、疫情,一直共同面對好多問題。例如,有段時間大家唔敢出街用餐,外賣呢行突然變得好蓬勃,令好多人吊住條命......」三豪子語帶唏噓。寂靜一秒,何蕙詩續道:「外賣行業來自五湖四海,好多人都放低自己嘅專業,重新適應,其實好悲涼!」大埔以食馳名,飲食行業盡見社區興旺。疫防之後,全部店鋪要晚上八時拉閘,這景況破天荒出現,但外賣員還在揸車。「宜家五千蚊消費券都有外賣速遞啦!其實『食』係人基本需求,唔好講到尊嚴,但『食』已連結好多方面,所以故事以此為開端。」她說。

街坊一筆一語 填補時間畫布的空白
演出完結,燈光打落一幅百家布一樣的手繪社區圖。我不禁觸動,因為每幅大埔拼圖,看到每一位作者記憶中的光點。三豪子邀請觀眾畫出對大埔深刻的地方。我在梅樹坑公園附近畫了一間鬼屋,因為兒時給相傳的鬼故嚇倒。說到此時,導演和計劃統籌歐怡雯臉上笑容多了。「大埔人真係識『吹水』,對社區好熱愛。一有人講故仔,其他人一呼百應,好快連結到。例如,講起海濱,有個街坊諗起回歸塔,之後有人拎咗張相,相中一片空地,大家都嚇一跳!」何蕙詩笑說。這些分享令創作團隊很感動,街坊補充了不同年代大埔的片段。



傳承 只要你肯講
每段記憶成就歷史。在演出中,演員以形體創作一個又一個想像:舊墟街市一口井、鐵路博物館、林村許願樹、大埔墟站隧道⋯⋯原來這些地方已成大埔符號,但團隊問街坊對大埔的印象,他們難以言喻。導演說,曾經有一位太太分享,觀看演出後,釋放了無法言喻的感受,治癒傷痛。這些地方都盛載集體回憶,街坊的交流將會延續。歐怡雯籌備全年的「聽說大埔」社區計劃,未來還有幾個工作坊和演出,繼續傳承大埔故事。導演認為分享對傳承歷史很重要:「大家想聽想記下嘅事愈來愈少......大家唔關心呢度,再富貴嘅家只不過係監房。大家肯發聲,已經好重要。」 如同演出中,演員傳遞着燈(發光的外賣盒),大家交換才有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