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更好、更進一步的問題
匠藝・研・遊 | 羅婉芬

好友 Angie(化名)邀請我去觀她的課。那是一個親子戲劇活動糸列的最後一節,她預備跟小朋友開一家「餐廳」,用前一節學生弄的紙粘土壽司做食物之一。但她不確定這個「餐廳」活動能否預期進行,因為要靠孩子參與和投入才能成事。

當天早上十時半起,八個年約七、八歲的初小學生跟媽媽陸續到場。先到來的小朋友就幫忙用紙張製造「鈔票」。暖身活動過後,孩子的能量充沛,聽到Angie導師說會開一家餐廳都十分雀躍。導師先跟學生一齊決定活動室哪裏是用餐區、廚房、收銀處。之後,孩子就分組投入工作:收銀組製造更多「鈔票」;廚房和侍應組合力定菜式、收費、寫餐牌。孩子像蜜蜂般在活動室內忙著,房間有點喧鬧,氣氛高漲。Angie和助教從旁協助小朋友把形狀和銀碼都不一的鈔票分發給家長「食客」、放好用餐區的枱凳、又張貼餐單在當眼位置。

正當一切準備就緒,餐廳快可開業時,一些孩子和家長看著牆上的餐單,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這是什麼餐廳?又賣壽司又賣魚蛋、燒賣?」

「嘩,魚蛋一份$90,壽司一件$100。很昂貴哦。」接著就是一輪意見:

「不如不賣魚蛋,只賣壽司。」

「不如壽司賣平一點,我們做街坊生意。」

那邊廂,小菁(化名)聽著,很不是味兒,獨自走到一旁坐著發愁。

Angie 留意到小菁的狀況,叫大家一同停下來了解一下。原來房間內所有大小餐單都是小菁親筆寫的,任何改動都意味著重寫。眼看自己的功夫可能白費需要從頭來過,小菁不悦。其他小朋友和家長開始游說她:更改食物/價錢沒大不了;又提議她用紙蓋好原文再作改動就會不礙眼,不失美觀;或者由他們代筆,免卻她辛勞。一時之間,那個難題彷彿變成了小菁的個人問題,正等待她一個人讓步就能解決似的。旁人越說,小菁越見委屈,開始眼泛淚光。

但問題真的由這個孩子而來嗎?我在旁觀察,心想 Angie 下一步會怎樣?請全體學生投票?讓小菁這個少數服從多數去更改餐單?然後游說她接受現實,不再糾纏下去?… …

Angie 把同學聚起來:「小菁一個人幫忙寫了所有餐牌。大家現在建議改餐單和定價嗎?」

「是。」大部分小朋友答。

一個男孩隨即執起一枝筆準備向餐單劃下去,Angie 制止他;再著所有人看單上的食物:「魚蛋和燒賣貴嗎?賣得很貴的魚蛋和燒賣可能有甚麼特別呢?」

「可能是鮑魚汁做的 … …」一個男孩子爭著說。

「我有見好貴的魚蛋、燒賣,但壽司通常是$10兩件,不會$100那麼貴。」一女孩說。

「但係我見過哦。」另一女生說。然後另一些學生也說「有」。

「好,現在就去廚房拿出你見到最貴的壽司,介紹一下。」Angie 說。這幾個孩子就衝入「廚房」挑紙黏土壽司,然後娓娓道來壽司選用了什麼珍貴食材,拼發想像力。最後,大家認為餐單和價錢都可以,沒有刪走什麼食物,也沒有改動價錢,「餐廳」可以準備開業。小菁也展露笑容。

我很欣喜見到Angie沒有採用慣常「少數服從多數」(The majority rules.)的方式來處理這個衝突,而是選擇用提問(questioning)方法來解難。對此,我很好奇,課後向她查詢。Angie 簡單直接說:「因為這些是學生的創作,背後一定有他們的原因,我希望他們的想法受到尊重,不願意食物或定價隨意被改動。所以我阻止那個男孩擅自更動單上所寫的東西。」

「你請他們取出壽司來介紹?」我問。

「對啊。因為他們只停留在銀碼上面爭持,我希望他們看到價錢以外的價值。」

戲劇教育受進步主義教育觀和批判教育學的啟發,一向著重提問作為重要的學與教策略,用以促進學生發現世界,建構新知。戲劇教育界前輩Norah Morgan和Juliana Saxton則進一步展開提問的重要性,是構建民主所需的技能(questioning as a democratic skill)。兩人認為民主體制中,本應沒有少數服從多數之理。反之,少數群體與多數人一樣有發聲的權利。因此雙方同樣有責任去看清楚各種問題、不貪圖短期利益/優勢、利用建設性的行動來表達關注,以及在集體與個人的願景和關注之間斡旋。(註1)她倆闡釋提問與民主的關係:

上述的責任依靠每位社會成員都去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正在滿足誰的價值標準?誰或什麼將受益?誰或什麼將受虧損?哪些是可能的行動?我願意放棄什麼?提出這些問題的能力和勇氣是推展民主進程的核心。(註2)

Angie處理餐牌食物定價的爭議正體現了上面的大道理。學生借助她的提問結合生活經驗,稍稍立體的想像金額數字的含義和價值。因為尊重學生原創意念和關注的受委屈學生,Angie捨棄簡單和普遍為人採用的少數服從多數原則,轉而提問:「這個可能有甚麼特別呢?」「見過嗎?介紹一下。」把解釋想法的工作分落在各人身上,讓學生淺嚐民主協商的叧一個可能做法。

提問除了是學與教策略,更是構建民主關係的技能,可以具體地延展到生活上。教育工作者和戲劇教育工作的伙伴,不防找機會嘗試一下,體驗提問的力量。

註:
1. 參閱Morgan, N., and Saxton, J. (2006). “Questioning as a democratic skill.” In Asking better questions,頁9. Pembroke Publishers Limited.
2.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