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O 戲劇教育研討會2019:協作的藝術

【活動報導】


「TEFO 戲劇教育研討會 2019」經已圓滿落幕!

TEFO 特邀當日的場地義工,撰文分享是此研討會的焦點內容:

【主題演講】
Chris Cooper —— From the Kitchen Table to the Universe: Drama, Facilitation and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Wilson Billones —— Resurfacing KAPWA in Extreme-Conditions Experience in the Philippines

【體驗工作坊】
Chris Cooper —— Splintered: TiE, Facilitation and the Making of Meaning
Wilson Billones —— A Plunge into PETA's Integrated Arts: 50 Years of Practice

而 TEFO 亦特別整理了在「開放空間」工作坊的想法和構思:

【開放空間】資料整理



 

【主題演講】


From the Kitchen Table to the Universe: Drama, Facilitation and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演講嘉賓:Chris Cooper

在這個主題演講中,Chris Cooper將進深探討參與式劇場與學習的關係;更重要是透過戲劇了解人類的本質。戲劇有時像一幅鏡子,在虛構的舞台上看見自己在社會中的位置,同時亦能看見社會如何影響著自己。這種「看見」有助我們能批判性地面對當代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和生態危機,從而回歸戲劇中最核心的問題﹕如何做「人」?



  
 
 

Resurfacing KAPWA in Extreme-Conditions Experience in the Philippines

演講嘉賓:Wilson Billones

Wilson Billones 將會分享戲劇藝術在菲律賓的經驗。由於菲政府的政策及毒品戰爭問題,導致社會兩極分化和暴力的情況激增,不少人的生活亦受影響。戲劇藝術工作者在帶領社區活動時面對不少衝擊和挑戰。講者將分享如何在這樣的社會情況下,堅持藝術中強調的價值觀,有效介入社會,從而帶出正面影響。

撰文:Irene Leung
菲律賓教育劇場協會(PETA)成立於1967年,是一個擁有52年歷史的非政府教育劇場劇團,通過表演、舉辦工作坊或硏討會、和持續與海內外的合作伙伴分享在劇場與教育領域的經驗與專業等的不同方式推動文化藝術發展。PETA的信念是,劇場除了提供藝術工作者發展與培育的平台外,更是推動民眾表達和發展的重要的工具,而舉辦工作坊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幫助參加者發展技能/潛能、明白自我及尋找KAPWA : 在其他人裡面的自己。

講者 Wilson Billones (Bong) 表示〝Kapwa〞是一個很難用一句句子去解釋的字,這個字可以代表我們 (則我和你)、或你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 亦代表大家的故事、社區的故事。更深層意味著將人聚在一起,分享共同的身份和平等、與他人共存並擁有強烈的承擔,願意為對方做任何事情。Bong向與會者各分發一條彩色字條,並邀請他們畫下一個符號/圖像去表達甚麼是〝Kapwa〞。當中有人畫了一個笑臉,因為他覺得Kapwa 代表樂於分享。另外有人畫了一個樹林,因為他覺得人要互相依靠著成長。亦有人畫了兩個大小不同的心形圖案,表達出當中的愛和聯繫。

 
 

講者Bong分享了多個PETA自成立以來一直鑽研和推廣的藝術模式,並說明它們與Kapwa的關係,簡述如下:
• BITAW (Basic Integrated Theatre Arts Workshop): 這是結合了不同完素的基礎綜合劇場藝術工作坊,揉合遊戲、音樂、視覺藝術和戲劇等各藝術範疇。這體現了Kapwa中的「合作」。
• OAO (Orientation, Artistry, Organization): PETA的工作坊注重此三大原素的平衡: 方向、藝術性、組織。例如是否想宣揚某價值? 還是想傳授課題或教訓? 創建組織能讓人抒發感受,讓其他人聽得到他們的聲音。這體現了Kapwa中的「全面性」。
• IRISE (Initiator, Regulator, Information, Supporter, Evaluator): 工作坊中,有人會是發起者,有人會是監管者、支持者或評估者,各自有其特定目標。這體現了Kapwa中的「交涉、談判」。
 
講者Bong亦分享了多個PETA以往在社區的工作,節錄如下:
• 2013年11 月強颱風海燕登陸菲律賓,其猛烈風力及引起的大規模風暴潮在菲律賓中部造成毀滅性破壞,死傷及失蹤人數多達萬人。PETA第一時間到受災地區提供全面的社會和心理援助,與災民共同渡過了最艱苦的兩年。
• PETA致力與全國6至8所大學合作,幫助他們發展戲劇團體,以製作與年輕人相關的原創作品。
• 另外,PETA的藝術區計劃關注馬尼拉兒童的權利和安全,通過與當地學校和社區的持續合作,以推廣積極正面的紀律來代替體罰。

 
PETA多年致力建立Kapwa,但 在2016年遭遇到另一個艱難的時刻。

菲律賓總統 Rodrigo Duterte 於2016年6月就任總統以來,對當地的毒品問題政策旨在“中和全國非法毒品的特性”,掀起了毒品戰爭 (War on Drugs),受害人數以萬計,當中包括兒童。從此,恐懼在社區形成和蔓延,社會兩極分化和暴力的情況激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日常生活亦受影響,戲劇藝術工作者在帶領社區活動時更面對不少衝擊和挑戰。講者Bong表示PETA工作者也有感到受挫無力的時候,因為他們看到人性本善,但善心原來可以很脆弱。

PETA一直利用劇場藝術的力量來捕捉想像力、塑造意見並啟發改變的可能性,治癒人心。PETA與受毒品戰爭影響的一些弱勢社區合作,在那裡協助被遺棄的家庭和社區,幫助他們處理經歷的一切,並幫助他們盡快恢復作為社區的力量。

身為藝術工作者,我們需要時刻尋找和提醒自已在艱難中的角色,並持續向目標前行,這是一段無止境的旅程。

 

 


【體驗工作坊】


Splintered: TiE, Facilitation and the Making of Meaning
導師:Chris Cooper

Splintered《撕裂》是一個為9至12歲兒童而設計的教育劇場,帶領孩子探索在現代戰場上童兵所面對的處境。Chris Cooper 在工作坊期間會帶領參加者探索《撕裂》當中部份互動環節,理解教育劇場的操作、引導者在帶領活動時的角色,以及引導者如何幫助參加者透過戲劇經驗反思和解構他們的學習歷程。內容包括﹕故事的重要性、共鳴(參加者與自己的生活聯繫)和距離的意義、體驗式學習、從具體到抽象、利用引導技巧帶領學生探討複雜或不是對錯二分的議題(如童兵)、培養他們的同理心、創意、思維技巧及協作學習能力,並在這個豐富的學習過程中有機會檢視和建構自己的價值觀。
 
別出心裁的工作坊
撰文:廖天琪

  

我覺得Chris的工作坊好有趣,Chris用反傳統方式令人思考,一般人會問:「你們想用甚麼方法去教學生,令他們更投入?」但Chris問:「你們用學生方面去思考下,如果你們如果用好主導的方法去教學生,你覺得他們會什麼想?」這個是一個好的方法,讓我們反思做主導者如何做得更好,甚至會明白原來做主導者很多時無意間給了學生無形壓力。我覺得這種思考方法也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時候自己與人溝通都會出現這些情況,令對方感到不舒服甚至有壓力。所以這個思考角度可以令我明白與人溝通時要注意什麼位置,使待人接物更好。

另一部分就是比較兩對鞋,一對是爛的拖鞋代表窮小孩,一對是很漂亮的軍鞋。然後Chris講述了一個關於戰爭的故事,請我們代入其中一個場景,就是一個青年士兵在椅子上睡著了,其中有一隻半脫的鞋,而且是漂亮的軍鞋,有一個窮小孩扶他的腳。理解完這個畫面後,Chris列出幾組對比形容詞幫助大家理解故事,分別是「強壯」對「弱勢」、「迷失」對「尋獲」、「無辜」對「有罪」、「睡著」對「清醒」,以及「自由」對「囚禁」。然後大家會扮演這個畫面,Chris 強調這個畫面好像一幅相,只有一瞬間的,參加者只能用表情同動作讓参加者表達想法。大家分組討論組織畫面時,大家都有很多不同意見,也很認真地示範自己的想法。

工作坊的第二部分集中在引導者的問題設計。Chris先請大家想呈現什麼,再請大家想如何問問題。這個方法其實很好,因為大家可以不用讓問題限制著自己,相反參與者可以按著對動作的觀察發展出更加多的問題,令大家討論得更激烈更互動。如果被問題限制著,大家可能很快便沒有想法,但如果用Chris這個方法,參與者的思考可以很擴闊。當然,引導者要懂得慢慢收窄討論方向,然很再提出時間限制,最後得出結論,這個真是個好的方法引導學生思考。
 
撰文:鄭詠欣
參加了Chris Cooper 的工作坊 Splintered:Theatre-in-Education (TiE) Facilitation & the Marking of Meaning. Chris Cooper 是一位活力滿滿的大個子,不論是在研討會的主題演講,還是工作坊,愛笑的他既熱情又幽默,總是脫掉鞋子,赤腳地游走於這個空間裡。對他來說,鞋子可以是鞋子,也是演說中手到拿來的道具。

Chris Cooper在工作坊一再強調我們需要學習如何與人對話。怎樣運用我們所看見的、聽見的,成為重要的材料,這是我們一生的功課。不要把昨日的東西硬塞給今日的孩子,這個時代已經跟昨日變得不再一樣了,我們應該相信我們的孩子有能力走出屬於他們的路,對於不確定性亦應持著開放的態度。

工作坊共分三個部份,包括(1)有關協作的討論;(2)即興的一幕;以及(3)設定協作提問。

(1)有關協作的討論

Chris Cooper讓參加者討論了協作者是甚麼﹖和協作者面對的挑戰。過程中小組組員的交流得出對協作者的角色、特質、以及其作用,倘若只有自己獨個兒思考這個題目,想必所得的結論必然較為狹窄,但透過不同小組成員的眼睛來看這個題目,卻得來更宏觀、更豐富的定義。討論內容節錄如下:

Teacher as Facilitator:
- Inspirer/ motivator/empowerer
- Dialogue creator
- Creator of a safe & respectful atmosphere (protection)
- Performer
- Listener & Observer, Diagnoser
- People center, Authentic
- Partner / Co-learner / Co-creating
- Guide / Conector
- Open minded / Curiosity / Flexible
- Awareness raiser
- Embrace difference / mistakes
- “Good question”
 
Challenges to the Facilitator:
- Time limitation
- Imposed agenda - Internal/External, Implicit/explicit expectation
- Cultural difference
- Accessibility
- Making decision in the moment
- Overcome your own insecurities
- How to deal with silence
- What to do if no one wants to play
- Conflict of values
- Tension between their play & our play
- How to FRAME
 
(2)即興的一幕


Chris Cooper 讓參加者組成幾個不同的小組,參與即興的這一幕。這一幕裡有兩位角色,故事內容有關一位大約10歲的孩子,替一位青年人穿鞋子。Chris Cooper的活動設計,讓我們透過一個「開始定格」、一個「串連動作」、及一個「最終定格」這組活動來體驗故事的這一切。每個小組也擁有著相同的角色設定,然而箇中奇妙乃是不同的演譯,藉著肢體語言、角色的面部表情,角色之間互動的張力,就算沒有一言一語,也有著不同奇幻的效果。

(3)設定協作提問

Chris Cooper 讓小組成員,為他們所擬定的故事設計相關的提問。然而提問的引導能讓參加者更能把眼睛所看見的,帶進腦海深思的層面,故事的觸動卻帶來深刻的反思。

這個工作坊的體驗,恰恰正說明 Chris Cooper 所提出的參與者能夠在劇場裡行使選擇的權利,我們應該相信孩子,甚或是每一個人也有為自己作出選擇的權利,以及有能力走出屬於他們的路。




A Plunge into PETA's Integrated Arts: 50 Years of Practice
導師:Wilson "Bong" Billones

過去51年來,Philippine Educational Theater Association (PETA) 一直實踐菲律賓早期教育劇場大師所傳授的教學法,致力利用戲劇藝術鼓勵創意和推動社區發展。是次工作坊帶領參加者初步體驗PETA的培訓理念和原則。 

在社區戲劇教育工作坊的體驗感言
撰文:陳桂英

  

Bong 老師在親身示範帶領活動的榜樣和舉例,都充滿著喜悅心情鼓勵參與者進入活動樂趣。遊戲讓我們感受到被重視在一起的共融和諧友好關係同時,亦鼓勵我們放開自己的心,在活動中自發地與自己和工作坊參與者結連。首先是從個人的名字,居住的地區及工作地方,也有轉到從心出發的感受,會有可是緊張或壓力,愉快和有關熱愛的東西。

大家圍成一個大圓圈的空間裏,互動,觀看Bong 示範的西班牙民間一般舞步的踏步,可以屯屯轉轉或有跳躍的走動。歡樂笑聲出增加彼此結連和支持的關係。

大家有互相對話和聆聽,在探索和創作活動中,各自尋見事情的意義,存在感,能力感和幽默感... 等,什麼都可以從自己或協作生發出來。有個別性及或社群的原素和特質。就在每位參與者在取出個人2件物品,3至4人組成共有5個的組別,大家有很多意念被言說出來,有不少觸動和延伸,非常震撼。


在3小時的交流分享中,最令我深刻感信服是Bong提點我們帶活動的要抉和心得,最好常持有開放冒險探索精神,接納個體有能力的限制,不讓思路局限在固有的模式,容許有失誤可能。

他接著亦講述菲律賓當地婦女,喜歡閒聊和唱歌舞動,帶領者可能隨時要考慮彈性調動或改變節奏,放棄預早編定的程序。考慮連結學習者的本土文化的生活經驗和特性,引發思考或作出想像。要觀察和順著跟從學習者的投入感和狀態推進活動。

Bong 解說以菲律賓人穿越竹林的處境,帶動參與者想像,舞動身軀自然會避開被竹枝刺痛,現場會見到每一位的動態則有所不同。這是注意力和感觀將間接被啟動,身心靈意與腦部接通,五感則從而被開發和運用。

我真的大開眼界,從 Bong 的笑臉中得著一份歡愉的鼓勵去探索戲劇教育的價值和特質。

「從無到有」的戲劇魔法
撰文:麥慕思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我們喜歡用硬件將一切堆砌得美侖美奐,但卻缺乏空間讓想像力與創造力得以自由飛翔。或許在這個時代,我們確實對自由感到饑渴,但卻不敢承認或直視這份饑渴。

參與來自菲律賓的劇場工作者,Wilson Billones 的工作坊,讓我反思劇場的起源,其實是何其簡約。一場戲劇的誕生,其實只需要兩個人,一個作演員,一個作觀察,那便足以成就一齣戲劇。Billones分享菲律賓因資源不多,有時會在廢棄的船隻上辦工作坊,戲劇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出現,而資源的缺乏反而能激發無限的創意與想像,製造出劇場的無限可能。這點令我很有共鳴,以往會喜歡在工作室堆滿各式各樣的玩具,怕沒有物料便無法與學生進行戲劇活動,但其實給予過多的物料又是否合適?戲劇其實也可還原基本,以簡單的方式去展現生活中的複雜,讓觀眾或參與者可各有屬於自己的反思與闡述,不是也很好嗎?

同時,戲劇往往源自生活,但香港又十分奇怪的,很喜歡將戲劇歸納為與生活無關的藝術展現,好像人的思想能與感受分割,互不干涉。但Billones告訴我們,這是沒可能也不應做的事。唯有與感受有所聯繫的思考,才能觸動人心,才能達至生命影響生命的狀態。

戲劇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所以戲劇的內容也可以與每一個人相關。戲劇可以從很貼地、很微小的一個經歷開展,可以很微不足道,但最終戲劇的影響力會擴散至你想像不到的程度,有時,甚至可以影響世界。

  

Billones 在工作坊中充分示範如何將一群本來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透過戲劇遊戲、小組互動、想法交流,讓這群陌生人能共同探討生活中的壓力與不同的面對方法。從認識名字開始,到分享最近不同社會狀況與感受,最後各人「剪掉」所學而留下的萬陀羅圖案,重新教曉我們看事情要看全貌,本以為沒用、被浪費掉的紙張,原來換個角度,就成了美麗、獨特的藝術品。

這是藝術的可能性,也是戲劇中蘊藏著的魔法,那是一種「從無到有」的戲劇魔法。
 
  

 

【開放空間】資料整理

開放空間是一個共同反思平台,讓所有與會者在研討會完之前組織一整天的經驗,並選出研討會中沒有提到的問題給身邊應用劇場工作者一起討論。最後,大會投票選出了以下的議題,並記錄了他們的思考:

How do we as facilitators deal with divided views amongst participants, while I am certain that I disagree with one side of those views? 



Any tips on bringing drama education into community, specifically targeting at the adults? Any tips on making the impact sustainable?



與會者在自己引導經驗中遇到以下的挑戰:

 


關於「引導」,與會者仍然有以下的問題:




與會者覺得自己過去引導經驗中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