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力都有得練?!
譚文晶(應用戲劇/世界公民教育工作者)


在英國進修期間,老師強調應用劇場是一個跨學科的學術領域,所以我們不單要學習與戲劇教育相關的理論,關於社會學、教學法、性別研究、心理學等都要有基本認知。以社會學作教育背景的我,雖然從應用劇場的思考進路重溫這些理論也覺得很有趣,但自覺對演戲/藝術相關理論非常無知。我認為要好好發揮應用劇場的社會功能,先要了解應用劇場當中的藝術潛能,所以不應忽視演戲/藝術的基礎知識。帶著對身心演戲技巧的好奇心,我從書本中認識了Michael Chekhov 這位大師。而書中關於不同的演戲技巧,他對於想像力的分析也十分特別。由於我是一個對圖像很敏感的人,書中的練習對我來說很有啓發。我很好奇Chekhov 的理論和練習是否適用於不同的人,於是我在2018年5月24日借用了TEFO 這個平台舉辦讀書會,一起研習Michael Chekhov其中一個關於想像力的理論。

「原來想像力都有得練咖?!」其中一位TEFO讀書會參加者如是說。對於Michael Chekhov 來說,想像力不單可以練習,更加是「需要」練習。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想像的能力,有些人天生的想像能力特別強,單靠文字的描述,便可以想像到活生生的畫面/影像。然而, Michael Chekhov深信,若能將想像的練習視為一種像冥想一樣的持久練習,當想像力的練習做得成熟時,人可以自由地與想像中的影像溝通、身體甚至可以與想像中的影像互動、契合,利用想像力發揮演員的創意和藝術性。對演員來說,想像的對象自然是要演的角色。

Chekhov認為想像當中的影像/角色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living being)。它有自己的個性和生命歷程。編劇只是勾畫了人物角色的一部份,角色的內心世界或人生經驗就是演員發揮創意的領域。當演員與想像中的角色溝通時,它可以很坦白地表達其內心世界,告訴你一切關於它的事。但這些想像來自哪裡?人有能力控制什麼時候進行想像,什麼時候不想像嗎?即使可以控制什麼時候進行想像,但想像時見到什麼影像,影像的細節又是人可以控制的事嗎?這與Chekhov 所指的高我(Higher Ego)十分有關。Higher Ego是一個超越物質、身體的自我概念,超越自身經驗、利益、情緒等。

Chekhov 的演戲技巧,除了受史坦尼斯拉夫斯基(Stanislavsky)的身心演戲技巧所影響外,史代納(Rudolf Steiner)的人智學也深深地影響著Chekhov的世界觀。人智學的世界觀亦令他對戲劇的理解有點與眾不同。他認為人除了有肉體和物質的世界外,還有一個形而上的世界。演員的個人性格和人生經驗屬於形以下的事,如果演員只是利用自身性格和經驗去演一個角色,他的演出和藝術性便有所限制。若演員能利用想像力與形而上的higher ego 接通,演員便可以超脫形而下(自身性格和經驗)的限制,發揮潛藏在形而上或靈性世界帶來的創意和藝術性。

說到「形而上」或「靈性世界」似乎有點神怪。事實上,部份人都覺得Rudolf Steiner的人智學帶有神秘主義的色彩,被人智學影響深遠的Michael Chekhov當然也有這一面。為了幫助演員理解形而上的世界,英國倫敦一位教授Michael Chekhov演戲技巧的老師–Graham Dixon,借用量子物理學的原理,說明科學已驗證世界上有看不見、非物理而又與物質世界同時存在的元素。這些元素雖然看不到、觸摸不到,但卻又影響著物質世界。Michael Chekhov 相信,想像力是形而上的意識,只要演員訓練好自己的想像力,能自由地與想像中的影像溝通後,演員的身體可以與想像力合作,超脫形而下(或性格和經驗)的限制。


「想像力的練習」

按Michael Chekhov的經驗,要自由地與想像中的影像溝通和合作,演員需要定時、恒久地練習。讀書會期間,我們便試行《To The Actor》書中其中一個關於想像力的練習。由於時間所限,讀書會期間以童話故事的角色為想像焦點,沒有特定的童話故事或角色,參加者需要利用第一個浮現在腦海中的故事及角色開始。

想像時先要求想像中的角色做一些形體動作,例如﹕坐下、起來、走路、上樓梯、落樓梯和與其他人打招呼等。然後,又與想像中的角色對話,問一些關於情緒上的問題,例如﹕開心時、不開心時、遇見好朋友時、遇見敵人時、好奇時、懷疑時、思考時、如何笑、如何哭等。

最後,我邀請參加者讓想像中的角色自由活動、自由發展想像中的情節。然後又改變想像中的場景,將角色帶到另一個場景,觀察影像在做什麼。有趣地,不少女性參加者都以白雪公主或灰姑娘為想像的主要對象。雖然,有參加者表示他的想像被主流動畫或繪本的描述/創作所影響,但想像力練習卻幫助參加者發現角色人物的另一面,以及其內心世界。

參加者分享他們想像中的影像,沒有一個是完全一樣的想像經歷,大家都為自己的角色創造了不同的性格呈現和生命經驗。童話故事就像導演一樣提供了想像的框架,但在這框架下參與想像的人還有很多創作的空間,就像演員一樣,即使不同演員演繹同一個角色,演員對角色內心世界的理解和想像都可以不一樣,以致在既有故事框架下建構一個獨當一面的角色。這個想像少不免會受日常生活的經驗影響。但Michael Chekhov 指出,如果加以培養想像力的練習,想像中的角色/情景可以超越生活經驗,與higher ego 共同創作想像中的影像,開拓和豐富想像的內容。

而Chekhov 書中,「進階」的想像力練習,不單停留在靜態和腦袋中的想像,他更要求練習者將自己「看」到別人看不見的影像,以身體呈現於別人眼前。例如,看見一個粗魯的公主,就用身體學習粗魯公主的影像擺動身體,學習她的一舉一動。換言之,將意識世界的經驗和所看見的影像,以身體作為途徑在物質世界展示出來。利用意念,影響物質世界。


「想像力的練習」與「應用劇場」

回應文首提及的出發點,關於我認為演戲/藝術的知識是應用劇場的基礎。Michael Chekhov 的想像力理論,以個人/演員經驗出發為主,而他的理論對應用劇場或戲劇教育的範疇又有什麼啓發?若演員需要恒常進行想像力的練習,應用劇場工作者又有需要做這樣的操練嗎?對工作者的實踐又有什麼幫助?

Chekhov相信「利用意念改變物質世界」,而這個信念又是否適用於應用劇場?以論壇劇場為例,Augusto Boal期望透過劇場作為生活預演,讓劇場成為一個累積想像和不同可能性的平台,甚至集體地將理想社會透過觀演員(spect-actor) 在劇場中的參與而呈現於眼前。劇場台上呈現的改變,又如何影響著現實世界?想像力與形而上的世界,在劇場的轉化過程又擔當了什麼角色?

本文嘗試拋磚引玉,借用Chekhov對於想像力的理解和信念,希望引起更多應用劇場工作者討論和思考「想像力」這個課題。另外,又從形而上和靈性世界的角度反思應用劇場的轉化潛能。






延伸閱讀﹕
Chamberlain, F. (2003) Michael Chekhov. Routledge.
Chekhov, M. (2002). "Imagination and Incorporation of Images". To The Actor (pp. 21-34). Abingdon, Britain: Routledge.
Michael Chekhov Studio London: www.michaelchekhovstudio.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