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式劇場放映室
《巨人的擁抱》──與曹曦對話



「從前,有個非常非常貪吃的巨人。巨人給自己專門做了一個寶貴的大勺子,可以讓他坐著吃東西。他用它吃啊吃啊吃啊,直到吃不下為止。因為巨人太貪吃了,所以小人兒們就得挨餓了。

其實以前也不是這樣的。巨人以前也曾經是小人兒們的朋友,經常幫助他們,但是現在他只關心他那個大大的肚皮了。就像我說的,巨人啊,越來越貪吃,慢慢地失去了控制……」


--------------------------


「《巨人的擁抱》將一個充滿矛盾和人性極端的故事,以滿載童趣和想像的偶劇形式展開。三位說書人引導孩子們通過想像進入故事,在互動、即興參與和集體討論中,為故事的結尾帶來了不同的可能性。

(孩子們)首先需要待在真實的境遇裏,這也是幫助他們樹立自我認知的過程。當孩子們有勇氣相信和參與故事,想像力就讓一切被挑戰、被打破【……】於是孩子們開始學習承擔責任。

此時,孩子的任何想法和意見都會被接納,在這個過程裏,所有人都在冒險!演教員們也需要時刻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同時賦予孩子權利——擁有發言的權利,這也讓孩子們得到尊重。

想像、改變、行動,這就是真實的力量。」

──抓馬寶貝


--------------------------


「思考與行動對於兒童成長的價值是什麼?【……】

在《巨人的擁抱》中,演教員帶領孩子進入森林,嘗試孩子們建議的種種想法——這給予了孩子極大的尊重和自主權。這樣的「參與」,也是整個項目最具實驗性和前瞻性的部分。

大人在面對孩子的時候,都太喜歡說教了,太熱衷給予灌輸道德感和秩序感了。但抓馬的方式是尊重孩子本能的感受,並給他們機會來感受和思考。這是國內的教育環境中極其難得一見的。」

──田禾(教育戲劇踐行者)


 


TEFO 將透過「參與式劇場放映室」,為大家送上《巨人的擁抱》的劇場影片,並邀得「抓馬寶貝」創意總監曹曦先生,即時以視像形式與參加者分享其創作理念及實踐心得!



【放映室嘉賓:曹曦】

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愛爾蘭聖三一學院貝克特研究中心人類表演學碩士。現為「抓馬寶貝」創意總監,帶領團隊在家長教育、教師培訓、教學實踐及改革方面,作出重要的創新。

曹曦先生的戲劇教育研究,課題涉及戲劇與家長、戲劇與社會等範疇,更多次獲邀到科研院所,作教育戲劇的演講。



【抓馬寶貝簡介】

抓馬寶貝(Drama Rainbow)成立於2009年,是北京一個關注家庭教育和幼兒發展的戲劇團體。抓馬寶貝除了關注兒童教育外,還重視家庭和學校環境對教育的影響。

抓馬寶貝致力於校園、博物館、藝術區、劇場等公共空間,發展教育劇場(Theatre in Education)項目,並採用英國教育戲劇鼻祖Dorothy Heathcote、及英國著名劇作家Edward Bond的戲劇觀,為國內3-8歲的兒童,設計戲劇專案,並針對中國父母的教育選擇和親子關係,設計出一系列的親子劇場、家長及教師工作坊。

抓馬寶貝希望在兒童成長的關鍵時期,透過戲劇了解自身性格的長處和問題、發掘自己獨特的潛能,也讓家長在導師的專業指導下,助兒童在學習中受益。



【放映室資料】


日期:14/3/2018(三)
時間:晚上7:30
地點:TEFO Office(九龍新蒲崗六合街25-27號嘉時工廠大廈12樓A1-3室)
費用:自由捐獻





 


曹曦
 

 
 
 
 
2016年11月8日將會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要的轉折。我們還未從帝國老大哥「脫歐」的歷史啟示中甦醒,世界帝國新寵又迎來了它的新主人——一個強調要封鎖邊境、提高關稅、驅逐少數民族、語無倫次的真人秀明星。11月8日這天還有一個不那麼令人關注、卻有可能改變歷史的事件——世界氣象組織公佈了一個報告,稱過去5年是有記錄以來全球氣候最熱的五年。帝國的新主人,稱「全球變暖是炮製出來的」。

孤立主義再次投遞到我們面前——我們正當的關起國門,不再擔心「其他」人。歷史在不斷的重複,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是國門,也是心門。我們的時代是否正式進入了「自閉」的時代?我們是否不再相信共同的存在?當我們孤注一擲地、盲目地、瘋狂地為自己尋找下一塊麵包;同時打理好自己恒溫的麵包房、讓我們儲存的麵包再腐化得慢一些,並且羡慕、嫉妒、可憐於別人家各式口味的麵包時,我們是否還能看見別人的饑餓?

我們該如何向孩子們重新講述這個世界?巨人貪婪地吃掉了世界上所有的食物,饑餓的成一一家,無助的母親和嗷嗷待哺的嬰兒弟弟看著他,他走進了森林,拿著最後一點麵包,最後一滴水,和一把刀。一個家庭全部的所有和希望,都給了一個小男孩。他卻將麵包給了一個饑餓中的小老鼠。隨後他走到了巨人身邊,拿走了它勺子裡的食物。巨人醒來了。

《巨人的擁抱》的中心關切是人的需求和渴望。什麼是我們需要的?什麼是我們想要的?我們的需要什麼時候變成了我們的渴望?什麼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渴望的就是我們需要的?能否抑制和延遲我們的渴望或需要?在什麼時候我們能夠延遲它?

消費主義的文化和經濟結構總是在為「人—消費者」製造購買的需求和渴望,作為消費者的個人需求超越了社會需求。人們在螢幕上滾動購物單時、在觀看著巨大的看板上巨大的明星巨大的無皺褶的、完美的臉時,在測試著我們個人的需求是否被滿足,像巨人的腳步——Boom, Boom, Boom!它向我們走來,我們向像它走去。我們如何能延遲個人的需求和渴望,而體會他人的?

我們的孩子生活在一個龐大的消費森林中,他們的需求和渴望都被交予市場解決。我們渴望的東西大都被貼上了價簽,這些東西都是我們需要的麼?像水和食物一樣?哪些是我們渴望而並不需要的?哪些是我們真正需要,卻不曾渴望的?貪婪的巨人抓住了成一,在要吃掉他的一瞬,成一說出了這樣的話: 

「如果你饒我不死,我就帶兩個更美味的人來填飽你的肚皮。」

垂死掙扎的成一害怕年紀輕輕就死去,竟然用他的媽媽和弟弟來作為交換贖回自己。在承諾給予更多的條件下,巨人答應了他,他延遲了自己的滿足;而成一在面對恐懼的一刻,追求了即時的滿足,用家人的生命交換了自己的生命。巨人放走了成一,而這個年輕的男孩被自己說出的話深深地刺痛了,他無法回家面對自己的母親,他被「遺棄」了在森林裡,該如何解決——我們將它留給 4-7 歲的孩子們。

2016年1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