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眾」劇場的美學
譚文晶(應用戲劇/世界公民教育工作者)


你每次是基於什麼的考慮,決定去看一場劇場演出呢?故事文本?演員班底?還是劇場主題?

如果劇場是由有學習障礙人士擔任演員,你又會基於什麼原因和動機去這場劇場呢?

一到步英國,便有機會去看Mind The Gap 的演出。Mind The Gap 於1988年成立,是英格蘭最大的學習障礙劇團。他們的劇團主要由有學習障礙的人士來擔任演員,劇場內容都以圍繞學習障礙為主題。今次看的劇場名稱是Mia,內容主要是討論學習障礙人士的生育權利以及他們能否勝任家長一職。不得不承認,我去看這個劇場或多或少是出於獵奇的心態,想看一看由學習障礙人士做的劇場是什麼一回事。當然,也是出於對小眾的支持。

劇場令我感意外的地方,是它透過演員的身體、影子、和對話呈現出來的美感。那種美感與大劇團利用很多道具和裝飾來堆砌的華麗有點不同。我指的「美」,並不是驚嘆原來他們跳舞、演戲也可以跳得「像」專業演員。事實上,用主流的標準,不們並不「專業」。正正因為他們的演出並不符合主流的標準,但他們做的劇場卻很吸引和感動。他們用身體、動作和創意,將學習障礙人士的優點特顯出來,展示劇場的另一種可能並擴闊了對傳統劇場的定義。

Mia 的劇本是由多位有不同程度學習困難的成員討論出來,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劇本創作。他們沒有在這個舞台上提供一個「我們都可以做父母」的絶對答案,只是赤裸裸地將自己的想法和憂慮放在觀眾眼前 。 劇場中,他們表達了擔心自己照顧孩子時會出意外的憂慮;有時候,他們也會幽自己一默。但更重要的是,他們成功帶出了一個個問題﹕「為什麼社會總是覺得我們不可以?」「為什麼我的生育權由其他人來決定?」。

從議題的角度看,Mia 的內容就是在提出一個關於主流社會對學習困難人士定型的疑問;從劇場的角度看,他們的演繹同時提出「誰來定義劇場美學,所謂當「專業」演員 、編劇的資格,是由誰來定義?」我自己也問自己,為什麼我當初只能用慈善/支持的角度去看他們演出,而不是參與和欣賞一場專業劇場的心態來看?

黑人女性主義者 - 貝兒故克斯 (Bell Hooks)曾經說過﹕「邊緣所指就是在主體之外,但她仍是整體的一部分」(原文﹕To be in the margin is to be part of the whole but outside the main body)。學習障礙人士,作為主體的邊緣,卻透過劇場的方法去分享自己的故事,透過這種表達,令邊緣也可以被主流社會看見。

這種表達令社會主體對他們多了一個層面理解之餘,也令整體劇場的展現更多完化和完整。事實上,倫敦除了有很出名的劇團做經典音樂劇外,也有很多這類「非主流」劇團,像Cardboard Citizens 展露無家者的故事和處境、Clean Break 述說女囚犯的經歷、還有其他由難民、移民、性小眾、老人、甚至簡單如母親的故事。每個人、每個角色都有故事要說,都有大眾不知道的故事。當更多「非主流」的故事和論述在社會中發生,這些零碎的故事在填補我們的主體,令圓圈催向完整,也更包容不同的演繹方法和故事。也是因為這些「非主流」劇場的存在,令整個劇場的工業更完整、更美麗。

延申閱讀﹕
Mia 網頁﹕http://www.mind-the-gap.org.uk/productions/mia/
Hooks , Bell (1984). Feminist Theory – from margin to centre. Cambridge, MA: Southend 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