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故事劇場青年場:瀨嘢
謝偉倫(註冊社工、應用戲劇工作者)


有幸跟一眾社工同事組成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re)的劇團。所謂一人一故事劇場(下稱一劇場),由美國劇場工作者Jonathan Fox及Jo Salas等創立,是一種互動即興劇場。在一個特定的模式下,觀眾會被邀請分享自己的故事和感受。分享後演員會透過既定的藝術形式,把故事即時地呈現出來。

這次青年場的出現,大概是因為一次青年劇團的創作而觸發。青年劇團正為未來公演進行編作,由於題目關於「生死」,大家都分享不同的看法。誰知道在這個討論下,年輕人們開始講到自己的經歷,雖不多「死亡」,卻多朋友之間的離別或失去。我聽到他們的故事,也很觸動。我當時努力地做了一次收結,但總感到若有所失,似乎他們需要一個平台去說故事。於是我提議不如辦一次一劇場演出,以劇場的空間好好聆聽他們,並承載各樣的故事。

我們這班社工,真的太瘋狂了!拍檔們在繁忙的生活裡,竟仍抽空去做這次演出,十分感恩。我自己都很慶幸沒有放棄,因為我們在演出當中,聽到了很多屬於青年人的故事。

這次經驗也給我驚喜。首先,我起初會想,是否很難讓青年人在公開的場合說自己的故事?不過在暖身之後,他們的故事是一個接一個地分享起來。記得有位女生在演後跟我說:「我聽了其他人的故事,也令我想起自己很多故事!」我相信他們年紀相近,所以說出來的故事,都很容易便產生共鳴。這正是一劇場美妙的地方,故事把人們連繫起來。

其次,我們選擇「瀨嘢」這個題目,都正好符合青年人的脾胃。所謂「瀨嘢」,是很地道的廣東話俗語,大抵是「遇上麻煩事情」的意思。記得我自己小時候,以為默書是讀默,誰知道是背默,那刻就正是「瀨嘢」了!我記得在當日聽到的「瀨嘢」故事,大多關於朋友之間的相處,或事情發展不似預期,也有驚險的情節。這一些對於成年人而言,或者小事一樁,但對他們則是非常重要的經歷,這次正好有個平台讓他們好好地說。

最後,由於觀眾都認識我們團體裡的幾位社工,這次機會正好讓我們能夠加深認識和理解。一劇場講的是,把觀眾的故事以劇場手法呈現,當作一份禮物回饋給他們。社工不再是社工,在一劇場是演員,也是一位很謙卑的演員,說故事的觀眾才是主角。作為演員的我們,需要屏除因為社工身份或成年人身份而擁有的權力,不帶任何批判,而盡己所能去聆聽,認真看待和尊重每個故事。所謂青年人為先,在這次演出裡總算實踐起來。

我很喜歡青年工作,所以很期待未來有機會再做一次類次的演出。或者這個世界難免紛亂有時,但藉著這個空間,能夠透過故事對話,連繫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