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薪火相傳的品德教育
(撰文:鄭慧持)

「世界華人戲劇教育會議2009」於十二月十九日早上舉行開幕儀式。在香港藝術發生局主席馬逢國先生等人致辭後,便由香港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博士致開幕演講,分享了自己的演藝生涯和感受。她認為戲劇藝術能將香港的文化傳到各地,並能給予下一代思想和品德教育。

她從小時候已跟家人到劇院欣賞上海越劇,並從中對演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便參加了電視台的訓練班。她在課程中吸收了唱歌、演戲、配音等不同的知識;後來,更得到演出電視劇的機會,而她的演技很快便得到大眾的青睞。後來她也參與了多部電視劇的演出,如《家變》、《書劍恩仇錄》等。

後來,汪博士開始關注粵劇。她認為粵劇的主題和內容都是十分有意義的。雖然學習粵劇的化妝方式、演出技巧等都十分困難,但自己也努力地一一克服過來。由於她要到香港不同的地方上演神功戲,因此能透過它了解香港各個地方不同的傳統習俗和風土人情,豐富了所見所聞。她認為神功戲能將香港傳統、獨有的粵劇文化傳揚到各地。

汪博士覺得藝術是上一代傳給下一代的思想品德,而戲劇能反映社會不同階層的人的人生經歷,戲劇能充實人生。最後她希望能在將來,繼續演好自己的角色,演好自己。 

 


汪明荃博士指戲劇能反映社會不同階層的人的人生經歷,而且更能夠充實自已的人生。

 


台下觀眾聚精會神地聆聽汪明荃博士之演講。

 

香港生活節奏急促 不利發展應用戲劇
(撰文:李榆佳)
 

世界華人戲劇教育會議2009的第一場專題討論,於12月19號在香港演藝學院展開,是次主題是「香港的應用劇場與社會文化」。

參與是次討論的嘉賓分別有何應豐先生、蔡錫昌先生及陳玉蘭女士,三位就香港的應用劇場的發展路向及方式等方面作出深入探討。

同處香港這個大都市,三位講者以戲劇工作者的身分出發,分享了各自舉辦戲劇活動的經驗和對戲劇的不同看法。他們一致認為香港社會急於求成的快餐文化,注重結果多於過程,規範化的社會,局限了戲劇的發展。

     瘋祭舞台藝術監督何應豐先生認為:在這個甚麼都規範化的新世代,彷彿任何的文化發展都是理所當然的。人們急於安放自身,重量不重質。戲劇著重的是與社會建立對話,反映不同的社會現象,戲劇即是從他人的經歷去反思、學習、關注他人,更提供一個思考空間,找回自我的思想邏輯。
    
在談及香港的應用劇場的發展時,香港中文大學藝術行政主任辦公室蔡錫昌先生則表示:相對外國來說,香港的應用劇場發展是不足的,並且為社會所忽視;又未能和外國一樣,發揮內在深化和了解的作用。他直言香港社會在發展應用戲劇上價值觀錯誤,以康文署的文化大使為例,指出應用劇場要面對不同對象的背景要求,投其所需,為他們的問題困難尋找出路。

香港藝術學院講師陳玉蘭女士則從自己主持戲劇工作坊的經歷說起,提出戲劇的創作在於內容、表達手法及目的上,都是有其藝術性的,並不為了藝術而藝術的。在不斷探索尋求的創作過程中,更可以激發參與者的創意,從而在戲劇表演上帶出不同的訊息。
 


蔡錫昌(左一)、陳玉蘭(左二)及何應豐(右二)均認為,香港社會急於求成的快餐文化,局限了戲劇的發展。



拓展思考 建立自信
戲劇就是生活
(撰文:周俊亨)

作為世上最繁忙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一向予人「文化沙漠」之觀感,而戲劇更似乎是式微的夕陽行業。然而,大家可知道原來戲劇與教育和生活息息相關?在「香港的學校戲劇教育」的專題討論中,三位講者不約而同肯定了戲劇對人生的價值。

二十多年前,一批有志於戲劇發展的人士開始了香港的戲劇行業。當時,香港的戲劇表演場地並不多,就只有大會堂。可是,他們努力不懈,促使了戲劇行業的發展。今時今日,香港戲劇得以發展蓬勃,實在有賴他們的一份執着和熱誠。

現在,戲劇已成為香港教育的一部分。啟基書院校長莫鳳儀女士指戲劇教育能培養學生的英語能力,建立良好的肢體語言,讓學生在遊戲中學習,以收「愉快學習」之效。「學而不思則罔」,透過戲劇教育,可以為學生提供思考的空間,達至有效學習(effective learning) 。

除卻知識層面的裨益,戲劇教育亦能為學生帶來心靈、性格上的磨練。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先生和著名編劇杜國威先生皆認為戲劇教育可建立學生的自信心,培養鑑賞藝術的能力,從一個「借鑑」的角度認識自己,訓練多角度思考。

外界仍存有少誤解,認為戲劇是屬於上流社會,艱澀難明、曲高和寡的遙遠彼岸;然而,戲劇其實無處不在。平常生活中的舉手投足之間,其實也散發著微妙的戲劇意識。既然戲劇是一種貼近生活的態度,就讓我們叫這門生活的藝術一直在香港的血脈中延續下去吧!

 


杜國威(左二)、莫鳳儀(右二)及古天農(右一)均認為戲劇教育是可以培養學生的與趣,以及發掘他們的潛能。

  

香港學校戲劇教育的發展
(撰文:莫如善果)

 

在本次會議中,大會邀請到多位本港的著名戲劇工作者出席研討會,共同探討本港戲劇教育的發展情況及困境,在「香港的學校戲劇教育」的專題討論中,嘉賓講者杜國威先生、莫鳳儀女士及古天農先生均提及部分老師的憂慮及對戲劇教育的無助,但他們強調戲劇是絕對沒有標準答案的,老師可鼓勵學生的創意思維,使學生有發揮空間。

三位嘉賓以自己的故事和經歷指出戲劇帶給人的改變。為了要展現最佳效果,便運用一連串的肢體動作親身示範,觀眾也聽得津津有味。他們由膽怯變得有勇氣,從沉默寡言變得有自信表達自己。回想起來,也很慶幸自己曾獲得接觸戲劇的寶貴「機會」。

戲劇給人的裨益是長久的,它可助學生找到個人特點,老師亦可更了解學生。學生在課堂上或者不是太突出,但在台上可散發耀眼的光芒,在學習戲劇時尋找到真正的自己。戲劇需要的是團隊合作,在過程中與他人合作、學習聆聽、分析劇本、演繹角色,從而培養出同理心,不會再以自己為團體的中心,在學術、性格和思維上也會得益不少,到長大後也會覺得學戲劇是值得的,生命會因此變得更有意義和開心。

主講嘉賓也提議老師可在教書時加入戲劇元素,使課堂從此變得生動有趣,讓學生更容易投入。學校對戲劇教育的支持是極為重要,這樣才可以讓下一代獲得「機會」參與戲劇,從而推廣戲劇。 


古天農於演講途中突走到舞台前,目的是要與台下觀眾拉近距離。

 


三位演講者於會後與演藝學院人文學科系主任張秉權博士(右一)拍照留念
左一為演藝學院戲劇教育講師黃婉萍女士。


教育不能流於公式化    文化承傳樣式可多變
(撰文:顧璜)

世界華人戲劇會議2009其中一個主題演講是「教育與文化的傳承座談會」,發言嘉賓為資深表演藝術工作包括麥秋、張秉權以及鄧樹榮,他們對傳承的看法有異,卻不約而同認為演藝的傳承不能流於公式化,而且應受正視。

麥秋先生指自己自幼受家人影響,早就深深愛上了戲劇。長大後一次機會讓他參與計劃演藝學院成立初期的課程,當時的他已是行內資深人士,但是由於沒有證書,不能任教,結果成為了演藝界一大遺憾。他對培養戲劇人才的熱誠從未減卻,更於1987年成立商業劇團,1999年開辦課程「演活自己」,至今樹人無數。麥秋認為縱使沒有得到學歷證明,也不應該放棄演藝事業,相反,應更努力配合教育,將文化傳承,發揚光大。

張秉權博士則指出戲其實就是遊戲(A play is play)。遊戲的特質,在於它帶著模仿、自由、脫離常規和擁有自主性的。二十世紀的香港人,經歷了七十年代的經濟起飛,變得只注重成果,連教育也變得死板、制度化,工具效用成為了聚焦點,遊戲被邊緣化。張認為,遊戲比文化更源遠流長,如硬要把遊戲及演藝融入教育,一定要避免制度化的問題出現,並謂這樣的做法,是以免「把戲教死了」。

而另一位演講者鄧樹榮先生指出,他當年毅然離開律師界,跑到法國追尋他熱愛的舞台演藝。他認為,表演不只是「讀稿」這麼簡單。舞台藝術,是從身體語言中,放下自己的面具,從而再次認識自己。如想向這方面發展,必須肯定自己的熱誠,願意為它放棄,去追求,再去實踐。

至於演藝學院,他說辦學目的大致有三:一,讓學生認識演藝的專業知識 ; 二,教育學生如何去創作新意 ; 三,引導學生思考演藝的意義。

無論如何,他們都冀望在不久的將來,香港的演藝界將百花齊放。 


張秉權博士指出若要把遊戲及演藝融入教育,一定要避免制度化的問題出現。


香港學校戲劇教育成果的分析與評鑑
(撰文:劉凡可)

「香港學校戲劇教育成果的研究與評鑑」乃一項由香港藝術發展局撥款、委約香港教育戲劇場與香港教育學院聯合進行的計劃,旨在探討戲劇教育在2003年至09年於學校裡的實踐成效,以找出具體的發展建議。此研究由六人組成的小組進行,首席研究員為許明輝博士。

經過三年的研究調查,小組已取得一定成果,並準備將研究所得的數據與報告輯集成書。

研究小組的成員把研究結果的精要部分作簡單介紹,交代了研究的背景、方法、目的等等。參加者也紛紛就研究的方法及內容進行提問,作互動交流,氣氛融洽、輕鬆。

香港的戲劇教育近年已漸受到重視,開設戲劇科的學校迅速增加,可是長遠發展仍面對一定困難。除了戲劇教師人手的問題,還有硬件資源的問題。然而,許博士指出:學校及政府的積極態度為戲劇教育的發展提供了有利因素。研究員挑選了四間學校做個案研究,探討學校在解決有關戲劇教育的困難的方法及過程。他們也指出政府政策同樣是香港戲劇教育的重要條件,政府增撥資源、舉辦各項教育計劃或活動,都是為戲劇教育注入力量的泉源。在三三四學制的推行下,儘管戲劇科已不再包含在藝術教育領域內、不能成為一門獨立學科,但憑著學校的逐漸重視及政府的支持,相信香港戲劇教育的前景仍然是明朗的。

我認為此項研究是十分難得的,因針對香港學校的戲劇教育的大型研究並不多,此項研究不但可以為戲劇教育者提供參考,也可為香港現時的戲劇教育情況作檢討反省。另外,此類研究成果分享會也十分有意義,為研究者及聽眾提供交流的平台,研究者可獲得更多意見,聽眾也可更清晰地了解研究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