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井旁用形象化的肢體語言告訴學生前人是怎樣打井水的,又在(龍躍頭)老圍的圍牆內用行動示範如何從高台上暸望四周,監察敵人… 學生都很投入很認真去理解以前圍村村民的生活,從而對這些古蹟產生情感,明白這些古蹟如何盛載前人的歷史,更明白為何要留下古蹟、進行保育…」

TEFO第一屆「古蹟劇場計劃」<歷史活化劇場計劃:細說千年名門──香港鄧氏>的演教員在回顧整個計劃時,有以上感想。

該計劃推行時,我負責帶領學生從村口走入圍村。我問學生:「你們來過這些地方嗎?」有些小學生天真地微笑,告訴我還是第一次來這些圍村地方。他們都是習慣在城巿裡生活的孩子,進村沿途,他們覺得路很窄,又怕狗,又覺得泥濘遍地。

但是,在教育劇場裡,戲劇在古蹟內發生,我們把鄧氏由南下發展、抗英殖抵日軍、以至近年維修古蹟的故事一一重現在學生眼前。故此,學生看到的不再是古蹟的陳舊,而是古蹟裡的歷史、前人的生活歷程、文化與情感。

於是,在劇場演出結束後,學生再望那幅老圍牆,那間舊廟宇,就不單是用經濟效益去衡量保留與否,而是多了一層文化承傳的角度。更重要的是,學生走到古蹟裡,在教育劇場之中,建立了對古蹟的情感,那是教科書上教不到的情感教育。

在香港高度城巿化的環境下,學生已不認識香港的鄉村地方,圍村的歷史和文化都只會出現在硬生生的書本上,過目即忘。考試過後,這些東西可能在他們腦海留下丁點印象,但留不下半點感受。然而,在「古蹟劇場」裡,學生既認識古蹟,又了解歷史,更建立了對於這片歷史、人情的感受和情感。

故此,我們要繼續策劃「古蹟劇場」!我們推廣的除了是以戲劇融入歷史教學,令學習更生動有趣幫助學生有效學習之外,更深層要做的是藉戲劇重塑情感教育,這是全人教育的重要元素。

今年我們再辦<深化「古蹟劇場」──教師協作計劃>,強調教師在計劃當中的角色,加強師資培訓,提供教師工作坊、教學諮詢、教材套出版等,希望可以把「古蹟劇場」的成效推廣出去, 散播更多教育劇場的種子。

大家或會對今次計劃有以下疑惑:

 

-          我們不是來古蹟看劇場演出嗎?

是次「古蹟劇場」的手法為「過程戲劇」(Process Drama) ,這是常用於課堂的戲劇手法,並非要求學生坐著觀看劇場演出,而是要求學生參與前設文本(Pre-text)所建構的戲劇情境,帶領學生進入特定角色,作出選擇,共建劇情,從中學習及反思議題。

-          這不是由專業演員演出的嗎?

是次計劃是由教學藝人協作。教師在計劃中採取主導者的角色,按學生情況而設計教學活動。

教學藝人不是一般舞台劇上的演員,教學藝人藉戲劇進行教學,既會入戲(In-Role),又會抽離,與學生進行討論。 

-          為甚麼每場學生人數不可多於四十人?

由於「過程戲劇」強調學生參與,學生又會進出角色,為保持互動性及教學質素,故每場人數須設限。

 

TEFO重視創新及研究,是次「古蹟劇場」強調教師參與、建立校本的古蹟劇場,在過去的博物館劇場/古蹟劇場等同類型計劃中是首次的,對教師及教學藝人均是一種挑戰。感謝參與此計劃的所有同工,各個團體的協助及支持,以及老圍村的村長、村民及組織,一個計劃的誕生背後有很多人的默默耕耘及付出。

希望藉著今次實驗,為戲劇教育擦出更多新火花,令香港的戲劇教育走得更遠更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