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教育「SEN」--尋求共融的教育方式 

撰文:劉嘉慧

政府推行融合教育政策,鼓勵 SEN──「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學童入讀主流學校。然而,一般學校的活動設計和支援,卻未必能因應一些自閉症、讀寫障礙或肢體傷殘等學童的需要,作適度調節;戲劇教育工作者和學校老師在授課時,可能面對不少困難。

因此,TEFO 特別邀請了三位嘉賓,探討戲劇教育如何配合SEN學童的學習需要:滿道創作陋室的滿道先生及黎瑞英博士,以自閉症學童為例,參照海外學者的觀點,嘗試以戲劇教育課程幫助學童發展社交技巧。另一方面,戲劇教育工作者陳楚鍵先生,分享如何應用過程戲劇(Process drama)的技巧幫助 SEN 學童。 

 

 

從參與戲劇到投入角色

萬事起頭難,嘉賓在開始戲劇教育活動時,都會花心思令學童投入其中。

在論壇分享之前,滿道先邀請大家一同歌唱「醒一醒,今天學做戲」,中段時又唱「伸出你隻手指公」,短短數句歌詞,配合簡單的動作,提升大家的興趣。原來這是他們常用於戲劇教育的「遊戲」,作為展開活動的首個切入點。透過開始和結尾時唱歌,為戲劇──這種 SEN 學童較難適應的非結構活動──建立結構,進而會以情境、角色、第一身、戲劇排練及演出,一共五個階段,逐步帶領學童投入戲劇活動。

陳楚鍵也為與會者準備了熱身活動。在閉目聽故事<巨人發脾氣>及扮演村民角色的過程,讓與會者了解到,不同的戲劇元素,例如張力、焦點、空間等,可以創作出一個吸引的故事;運用戲劇習式,加上參加者,便會產生戲劇性意義。陳相信「利用戲劇元素可以與學童建立關係,令活動更容易進行」。當然,三位嘉賓都強調,導師著力吸引學童參與,但絕不會強迫他們,只會適時作出邀請,尊重學童的自主性和決定權。正如黎博士所言,「我們不是用醫療角度,而是從教育角度,提供一個平台,令他們開心,願意參與其中,我們便有很多事可以做。」

不只是 SEN 學童,相關人士的支持同樣重要。學校的老師、社工、家長和其他同學等,都不是局外人,他們可以一同投入活動,例如擔任義務助理的工作。黎博士指,「我們希望助理可以長期參與,並與孩子們共同演出。他們吸收經驗後,日後甚至可以在其他機構應用。」

戲劇導師的投入尤為舉足輕重,他們要因材施教,對於學童的不同需要和實際情況作出針對性的調節。在戲劇教育的過程中,戲劇教育工作者面對的兩難是,學童會因應故事情節發揮想像力和創意,帶來無限的可能性,但這些構想卻未必符合社會的標準。

陳楚鍵為我們提供一個實踐經驗,「有一次,當我在 SEN 中學提問『巨人發脾氣』時的應對方法,學童會提一些有趣的念頭,例如創作一首催眠曲、落藥催眠、打暈巨人等」在現實生活中,這些方法一般是不被接納的;然而否定學童的創作,並不是導師所希望的。陳續說「我會接受,但同時會向他們提問,如果他們受到同樣對待──被打暈,往後還會如何與那些人建立關係呢?然後,學生便改變初衷了。這樣可以挑戰他們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到底是否適合那個情況。」

能夠因應學童的創作構思,加以運用,並引導他們自我反思,作適當的道德教育。藉着過程中的觀察和思考,學童能審視自己,繼而開拓眼界和胸襟,關心別人和社會,這便是投入角色的理想效果。  

從聯繫人脈到聯繫生活

戲劇教育加強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和聯繫。三位嘉賓都提到,學童透過集體參與戲劇活動,在相處的過程中建立社交關係。滿道認為,「每演一齣戲,同一戲班中,會有很多的『共同』,可以讓兒童分享共同的默契、共同對時間的描述,將他們由個人世界帶出來。」

另一方面,戲劇提供機會和場景,訓練學童與人相處的技巧。黎博士提到,「自閉症兒童到達一個新環境,要有很多的適應,由感觀、環境、以至人與人之間,對他們而言都是新的事物。他們需要時間觀察,思考是否參與。如果我們不強迫,他們反而會認為你體諒他,慢慢便會自行加入其中。」

除了學童之間的交流,戲劇也聯繫了學員和導師。教學是一個互相了解的過程,陳在會上分享了一次難忘的教學經歷:「當我問學生,在生活上有沒有發脾氣的經歷,或者觀察到其他人發脾氣,有學生立即指着我說,『你啊,話你發脾氣啊』。我才知道原來上次最後綵排時,我的表現對於他們而言,是在發脾氣。」面對突如其來的焦點,導師如何應對?「我退後一步,讓學生演繹一次『我』的角色和情況。這令學生們十分興奮,完全 connect(建立了聯繫)!令我覺得很有意義,可以衝破障礙,明白更多身邊的事情。」經歷聯繫了所有學童,同時也聯繫了導師,「除了想解決辦法,也會讓他們思考當事人的心態,發現他們都能夠理解(導師的感受和處境)」在教學的過程中,令人驚喜的突發事件,往往最能展現戲劇教育的互動,也能體現教學相長。

戲劇教育的優點是情節與現實生活有密切聯繫。發脾氣是我們生活常會面對的事,可能大家覺得只是小事一椿,但現實情況下,不恰當的應對往往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戲劇是很好的 container(容器)、包圍着學童的媒體。」陳指出,戲劇教育可以為學童建立 “No Penalty Zone”(沒有處罰的時區),即戲劇的情節與現實情況相似,但在戲劇中容許他們犯錯。「就像是一個 safety zone(安全區),我們可以在內搗蛋、犯錯。我們不是討論對與錯,而是共同面對問題。」

滿道抱持同樣的觀點,「戲劇可以演練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在現實中做事會有後果,得罪人會惹人生氣,但戲劇完場便沒有事。因此他們有條件透過戲劇方式將生活經驗演練。同時,一些在生活中被壓抑的情感,也可以透過戲劇幫助抒發。」

由此,戲劇聯繫了周邊的人和日常生活,陪伴學童踏上表演舞台。  

場舞台走到人生舞台

有人或覺得 SEN 學童表達能力較弱,為何要讓他們上台演戲呢?但是,滿道認為「演出是戲劇的靈魂」,踏上舞台絕非易事,「學童會於真正的場地演出,面對漆黑一片的舞台、面對新環境,他們會有大量的情緒困擾。」舞台上的一事一物,諸如化妝、燈光等,對SEN學童而言都可能是困難。

面對困難時,敢於克服,結果更是甜美。「問題在於你是否願意去克服,和有沒有足夠動力讓學童克服困難。」滿道分享說,「家長觀看演出後,驚訝地問:『你如何令我的孩子跟着演出,一句一句地念台詞?』」,「觀眾觀看演出後,都十分感動,因為見到學童克服重重障礙,最後站在台上演出。」舞台表演帶來的滿足感和感染力,也成為了演出的動力。「我們戲劇藝人相信,每一個人,包括自閉症小孩,都有能力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滿道續說,「對自閉症學童而言,在一般學校,入戲劇組也是一件難事。我們辦的戲劇活動,可能他們 once in a lifetime(一生人一次)的機會。」

然而,戲劇教育功能並非一次性,也不限於劇場的舞台。對於自閉症學童,黎博士和滿道表示「戲劇活動本身強調聲調、身體語言、面部表情等,正是自閉症小孩的弱項,加上戲劇活動因應他們的需要作調節,由此協助學童改善人際關係技巧,加強社交能力。」如他所言,戲劇活動「一步一步將自閉症小孩的世界帶入真實的世界。」

至於其他 SEN 學童,例如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ADHD),陳楚鍵提到「老師可能覺得缺乏專注力的學童會妨礙教案的進行,學童因此被標籤為問題學生。然而,我們應該花時間與他們溝通,加強他們的投入,才能進一步幫助他們」。至於讀寫障礙的學童「他們需要用圖像去記憶,而戲劇正正是由很多視覺上的東西去聚合一些意義。」

戲劇教育能夠為 SEN 學童帶來功能性的正面影響,所學的能夠應用於日常生活中。他們的舞台,絕不限於表演場地,而是能夠構築精彩的人生舞台。 

戲劇教育與特殊學習需要的SEN

從另一角度看,從戲劇教育中得到的SEN(Stage 舞台、Engagement 投入、Network 聯繫)或許是能配合「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學童的要素。透過是次論壇,我們希望能藉着嘉賓的經驗分享,和台下與會者的提問及交流,加強大家對戲劇教育的認識,並在更大的程度上得到實踐,為SEN學童締造一個共融的學習環境。

 

備註:

 

同「SEN」‧「童」戲 ── 如何以戲劇教育配合SEN學童學習需要 論壇資料

主辦:香港教育劇場論壇

日期:2012 年 5 月 5 日(星期六)

地點:灣仔駱克道 3 號 香港小童群益會總部 5 樓 502 室

嘉賓:滿道創作陋室 滿道先生、黎瑞英女士

   戲劇教育工作者 陳楚鍵先生

 

 

按此看活動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