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近年內地城巿愈來愈重視戲劇教育與應用劇場,香港與內地城巿在藝術文化的交流也漸趨頻繁,今年六月TEFO特意組織「上海戲劇教育交流團」,一共16位香港戲劇與教育工作者(包括TEFO幹事、劇團成員、教學藝人、校長及教師、大專研究員等),於6月8日至11日到訪上海,藉著經驗分享、觀摩課堂、參與工作坊、互相示範課堂教學等活動,與當地同工交流兩地戲劇教育及應用劇場的實踐經驗,也讓我們也了解到上海不同機構發展戲劇或應用戲劇的情況。 

(1) 上海戲劇學院

四天行程的首站,我們到訪上海戲劇教育學院。上海戲劇學院於2005年率先設立「藝術(戲劇)教育專業」,引進歐美「教育戲劇」課程,最早於中國大陸的專業藝術院校內培育戲劇教育及應用劇場人才。 

上海戲劇教育學院定期邀請海外的戲劇教育學者到訪,進行密集式的工作坊及課堂,又派學生參與為期三個月的海外交流,到挪威、台灣等地吸收海外經驗,藉此推動中國大陸戲劇教育的發展。我們到訪學院的時候,更有不少上海戲劇學院以外的教師及前線工作者特意前來參與交流,盼可了解香港的發展經驗。

 上海戲劇學院的學生運用論壇劇場的手法,展示他們在小學進行戲劇教育活動時受到校內其他老師的阻撓,

由此展開有關戲劇教育進入傳統教育的現況的討論。 

 

 

TEFO幹事會成員鍾婉嫻示範幼兒戲劇工作坊,強調幼兒在過程中如何學懂表達自己、加強溝通能力;

譚寶芝博士及幼稚園校長劉德愛等也分享香港戲劇教育在幼兒教育的情況;參與的上海戲劇學院學生均表示獲益良多。

 

(2) 幼兒/兒童戲劇:上海兒童藝術進修學校 及 中福會兒童藝術劇院 

上海兒童藝術進修學校(簡稱藝校)是由中福會兒童藝術劇院創辦的藝術培訓學校,擁有國內唯一的兒童戲劇全套教材,培養兒童藝術人才;而中福會兒童藝術劇院是全國首家國家專業兒童藝術院團。 

藝校很歡迎我們的到訪,並開放所有教室,讓我們隨意觀摩課堂。藝校的戲劇課程為期兩年,學生年齡由四歲至六歲,課程包括台詞、舞蹈、表演等,以訓練兒童的藝術技巧。隨後我們也到訪兒童藝術劇院,了解上海兒童演出及藝術節的發展概況。

 

上海兒童藝術進修學校的幼兒戲劇課堂。

 

 (3) 小學:青浦區民工子弟學校 

上海有不少由其他省巿到上海工作的外勞民工,他們的子女因沒有上海戶藉,只能入讀這類民工子弟小學。青浦區民工子弟學校約二十多位教師受上海戲劇學院李嬰寧教授及其學生的培訓,於校內推行「教育戲劇」融入校內課程,形式包括輔導學生演戲、以課本故事進行、或編寫劇本等。 

這次到訪,為了讓上海及香港的團友更具體了解兩地實踐戲劇教育的模式與理念,上海戲劇學院的學生王昆杞及TEFO幹事舒盛宗及江倩瑩分別示範戲劇教授中文及英文課。 

 

上海戲劇學院學生王昆杞示範中國語文戲劇課堂,引領學生閱讀及感受課文。

 

 

在青浦區民工子弟學校,TEFO幹事會成員舒盛宗及江倩瑩以英語進行英語戲劇課堂,為當地學生帶來學習英語的全新體驗。

 

(4) 中學教師輔導:味匣子及論壇劇場 

上海戲劇學院的研究員彭勇文博士發展「味匣子(Rasabox)」應用於教師輔導,並結合論壇劇場協助教師解決教育問題。味匣子(Rasabox)由人類表演學大師理查.謝克納教授所創立,參加者通過角色扮演、情緒轉換、方法演練等手段,提高自我情緒的理解力、感受力以及情緒的平衡與管理能力,從而達到心理減壓的作用。其後參與教師更排練論壇劇場,把他們關注的教育議題化成論壇劇場的題材,藉此與其他學校的教師深入探討教育問題。

 

交流團到訪浦東三林中學,由彭勇文博士帶領學校老師主演論壇劇場《校園霸凌》,探討富二代孩子的教育問題。

 

 

香港成員參與論壇劇場,即興地取代劇中人物,為學校老師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5) 社區組織:十二鄰、灰姑娘俱樂部 

十二鄰是一個民間自發的公益組織,現擁有上百名志願者,以戲劇服務社區弱勢群體;發展「生命故事劇場」,強調群眾的集體創作及觀演互動,激起公民參與的意識。

 十二鄰的負責人王俊曉講述他們以戲劇服務老人的項目,如進行一人一故事劇場等。 

灰姑娘俱樂部專門服務5至12歲弱勢女童,在上海戲劇學院的協助下,以戲劇促進女童和志願者對話、交流,化解她們的心理問題,發掘潛力及創造力。另外,灰姑娘俱樂部亦向疾病、貧困、單親女童提供經濟援助。 

 

灰姑娘俱樂部服務五至十二歲的弱勢女童,與團友交流推動社區戲劇的經驗。 

 

(6) 民間劇團:下河迷倉、草台班及將進場劇團等 

下河迷倉是一個由民間自資經營的小型劇場,為上海的民間劇團提供免費的演出場地。我們在下河迷倉的黑盒劇場內與上海的戲劇工作者座談,了解到民間劇團在缺乏支持下努力求存的苦況,亦談及內地的政策及文化生態如何影響藝術活動。

 

交流團到訪下河迷倉,與當地戲劇工作者交流,談及上海民間劇團製作劇場演出的種種困難。 

總結

總結行程,我們看到上海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專院校戲劇教育的概況,看到應用戲劇在社區的實踐,也看到民間劇團的困難和掣肘,構成現時上海戲劇教育在「普及」及「小眾」之間的一幀風景。上海的戲劇教育培訓早年已起步,而其發展模式亦來自西方的戲劇教育模式;但因應中國國情及教育理念,以至主流學校的教育同工及政府官員對戲劇教育的理解而所影響。 

無疑,隨著上海戲劇學院不斷培育更多此戲劇教育及應用劇場的專業人才,相信未來十年,戲劇教育變得愈來愈普及;此外,但願戲劇教育不單影響主流教育,也可推動社會的整體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