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文化區的諮詢及規劃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TEFO建議西九應支援本地戲劇教育的發展,提供推廣戲劇教育、戲劇培訓、培養觀眾的相應設施,以便西九向學校及社區進行推廣,拉近西九與各區學校及社區組織之間的距離,拉闊受惠群,令西九更全面及健康地發展。

為了廣集業界意見,TEFO 主辦「假如西九有一幢戲劇教育綜合大樓...」論壇,維時九十分鐘,先由 TEFO 的常務幹事冼振東先生代表TEFO發表「戲劇教育綜合大樓」的建議書,然後由嘉賓茹國烈先生回應,其後與會者發問及討論。當天的討論重點如下,TEFO 感謝所有與會者的熱心參與。

日期:2011年6 月21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7時30分時至9時正
地點:香港灣仔駱克道3號 香港小童群益會總部6樓607室
主持:江倩瑩小姐(TEFO秘書)
主講:冼振東先生(TEFO常務幹事/藝術主任)
嘉賓:茹國烈先生(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
紀錄整理:陳俊傑


冼振東發言


為何TEFO會建議在西九設立「戲劇教育綜合大樓」呢?「戲劇教育綜合大樓」 如何幫助戲劇教育發展呢?我們認為有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配合。

第一,天時。近年,香港的戲劇教育發展愈來愈蓬勃、普遍,訓練出很多不同種類的專才,而學校、社福機構等等亦了解到戲劇可以協助學習和訓練,例如是創意及獨立思考。既然政府要推行戲劇教育,在西九就應該設有戲劇教育中心,配合西九的表演設施及項目,利用戲劇教育做配套,培訓更多戲劇教育的人才,同時令觀眾有更多得著,培養有質素的觀眾。

第二,地利。戲劇教育需要空間,才足以讓學生在互動過程中有所得著,而學校往往沒有足夠空間。西九文化區地方很大,TEFO 希望在規劃之時,西九能夠預留空間,興建戲劇教育的設施,特別是適合戲劇工作坊及小型表演的場地。

第三,人和。日後,西九提供很多表演場地和項目,我們應該多培訓演藝人才。西九對象應該是年青人,培養年青人的興趣,提供初階課程,培訓更多人才,長遠有助配合西九大量的表演節目。

如果西九能夠騰出空間,興建「戲劇教育綜合大樓」,從事戲劇教育,TEFO 建議大樓內設有不同規模的黑盒劇場、排練室及活動室,並提供辦公室,供劇團進駐,減輕營運開支。另外,我們發現戲劇教育工作者往往單打獨鬥,自己編寫教案、去外國訂書,自我培訓;我們建議設立「戲劇教育研究及資源中心」,提供戲劇教育資訊、教案、教具等等,亦能夠聚集戲劇教育工作者,互相分享心得。

營運模式方面,TEFO建議成立營運委員會,可考慮以小規模或大規模運作。假如小規模形式運作,營運委員會的做法是召募劇團進駐,並提供支援,統籌對外推廣,批閱劇團進駐申請書;如果以大規模形式運作,營運委員會直接執行計劃,營運綜合大樓,不需其他劇團進駐。

「戲劇教育綜合大樓」能夠支援學校,學生參與由駐場劇團舉辦的戲劇教育活動及演出,有助學校完成「其他學習經歷」藝術發展的時數,亦可以保證藝術質素。而社區機構可以租用大樓內的設施,不但協助社區機構的服務,還增加西九的人流。此外,從事戲劇教育的朋友需要持續進修,大樓會提供恆常的培訓,由營運委員會或駐場劇團籌辦,提高戲劇教育的質素。

TEFO 期望,西九同時規劃場地設施和營運模式兩方面,重視本地戲劇教育的發展,讓西九文化區成為學生及公眾人士接觸戲劇教育的基地,讓西九文化區成為戲劇教育工作者的資源中心。


茹國烈發言


 

現時,大家看到西九的地盤是高鐵的地盤, 2015 年高鐵的工程完成,就會將土地歸還西九管理局興建文化藝術設施。西九是大型綜合區,文化藝術設置佔樓面面積的 50% 以上,而且地積比率低,只是 1.81,會有很多空間,所有的建築物高度只有 10 至 100 米,另外超過一半面積,大約 23 公頃是公共空間,市民大眾免費享用。

我們計劃興建有一所大型藝術館,名為 M+ ,規模有如倫敦的 Tate Modern ,另外興建住宅,由政府策劃,並有商業辦公大廈、零售商舖、餐廳,這些會是西九的主要收入來源。

戲劇設施方面,我們會興建 15 個表演藝術場地,包括大型、中型、小型的劇院,加有一座「新紅館」的表演場地,座位數目 15,000 個至 18,000 個;至於興建的次序,我們稍後會進行公眾諮詢,我個人則建議先興建中小型場地。西九文化區不只有一兩座劇院,它是一個區,特色是多元化,每晚有五至六場形式不同的藝術表演,以維持文化區的感覺、氣氛。我們另一考慮之處是西九文化區有多少本地藝術內容,有多少外地的藝術內容;我們做過調查,現時,本地節目的外地觀眾比例是相當相當之少,外來的表演藝術也相當少,少於 10% 。另一方面,本地藝團要預早 18 個月預訂,才能租到合適的表演場地,可見現時本地藝團的需求仍未能滿足。我認為,假如西九內有 30% 的表演來自外地,感覺已經相當國際化,然而本地劇團仍然是主要用家。

教育方面,立法會於 2008 年通過的西九方案是沒有教育內容的。當時,有團體爭取在西九開辦學校,爭取多些教育內容;但是有人說西九那麼矜貴,那麼漂亮,不應該辦教育,教育放在偏遠的地方。大家期望西九成為 Broadway,是文化消費的地方,沒有教育內容。過去一年,我的想法改變了……西九在二十年內不可能變成 Broadway,這是很漫長的路,要靠本土內容、本土觀眾培養出來。現在,康文署在培養觀眾方面有很多局限,例如場地要多用途,沒有場地專門為藝術教育而設;我們要避免西九一開始就要「拍烏蠅」,要著力教育,一是人才培訓,二是普及/學校教育。不過,我們暫時所想的,不是「綜合大樓」的方法。第一期建築,在不同表演場地內會設有具規模的教育設施,而不是將教育歸納於一幢教育大樓之內。西九會興建有四大中心,除表演設施外,也有具規模的教育設施。現時香港沒有類似的例子……在英國紐卡素附近一個叫 Gateshead (蓋茨黑德)的城市,有一座大型音樂場地,約 1,400 座位,整個地底樓層用作教育,上課的人和欣賞音樂會的人都由正門(main foyer)進出,教育不是次要的用途。香港藝術發展局做過調查,發現香港人每年平均入場欣賞藝術節目的次數是 0.4 次,是非常低的數字;香港不是倫敦,養不起四個職業管弦樂團,我們充其量只是紐卡素。

我所計劃的不是綜合大樓,我計劃的是四大中心:戲曲中心、音樂廳(Concert Hall),以及兩座戲劇院,都附設教育中心,或者教育樓層。我們開始與不同團體討論,問題是究竟有沒有學校前來?學校的設施愈來愈好,學校是否會帶學生到西九?如果有這樣的教育設施,那麼與演出的關係是怎樣的?兩者是否單獨運作?還是一星期內的演出與教育項目有關?劇院會不會擁有駐場劇團?劇院會不會長期與三至四個劇團合作?我聽過很多類似問題,我會爭取不同規模的黑盒劇場、排練室及活動室,一種供劇團排練,一種供公眾人士使用,我認為兩種都要有。

至於駐場劇團辦公室,我們的計劃是有駐區劇團中心(resident company centre),讓表演團體及策劃團體在西九找到辦公室,或可稱為駐區藝團綜合大樓。我們沒有策劃「戲劇教育研究及資源中心」,或者要 TEFO 告訴我們「戲劇教育研究及資源中心」是甚麼,跟教育局的資源中心有甚麼不同。我須要知道「戲劇教育研究及資源中心」是甚麼,才能夠策劃興建。

我認為支援學校及社區機構到西九是重要的。日後,西九可能每日有 30 輛旅遊車進出,旅遊車是西九管理局是的嗎?這是支援和管理的問題。

我現在的工作是保證西九在規劃之時,要有遠見,亦有保持靈活性,有方向地規劃,也要知道社會會轉變,科技會進步,如何保證在二三十年後西九不會不合時宜。這是工作上最難之處。另外,每年只有幾個月學校能夠安排學生到場,其他時間怎麼辦呢?我都須要考慮,成人教育、教師和藝術家的培訓等等都會在西九發生,因此這些教育資源、地方,可以惠及學生、教師、藝術家及劇團。我現時做的就是空間規劃,大概回應了 TEFO 的建議。


提問環節


 

問:西九原先沒有教育內容,後來有,你覺得過程困難嗎?

茹:在英國,藝術教育上已不用「education」一詞, 起用「creative learning」;上任行政總裁要推行「creative learning」,他第一次到立法會也說推行「creative learning」,當時很多人稱讚,董事局也不反對。由於2008年所有規劃都沒有教育設施,現在要騰出空間予藝術教育,有些場地可能較小,因為西九的財政思維是自負盈虧的,要調撥資源去做。

問:教育局支持西九推行藝術教育嗎?

茹:我還沒有和教育局官員會面,但是我相信教育局樂見其成,也會支持。

問:學生教育和成人教育的比例如何?

茹:我還沒有這預算,但是我應該有這個預算。一年內沒有太多月分學生會前來西九……學校、辦學團體、大學、藝團都會是我們的伙伴,視乎他們會否進駐。我需要聽取更多更多意見。

問:是誰醒覺要在西九加入教育內容?

茹:我想是做事的人。我覺得最重要是做事的人,即是每天從事教育或藝術的人。由於今天是TEFO的活動,我多談及教育,現在西九並非180度轉向教育,你將來在西九一定會見到Broadway shows,整個方向沒有轉變,只是教育由無變到有;第二,教育關乎不同政府部門,我接觸過不同部門不同的人,都沒有人反對, 我看見不到很大的反對原因。

問:從事戲劇教育的人究竟有多少人認識其理念?有沒有辦法知道戲劇教育是否朝著正確的方向去?

茹:西九應該會做一些研究(research),或者可以和TEFO合作,或是做一些培訓工作。戲劇在藝術教育中一枝獨秀,可以應用在不同學科,音樂、美術、舞蹈是做不到的,所以規劃中要依賴戲劇去擴展。

問:會不會以長者、婦女及殘疾人士為教育對象呢?又有沒有教育項目面向國際呢?

茹:我們有好多空間做這些事情,因為不是每月都有學生來西九。英國Gateshead的音樂教育中心,最成功的計劃是長者合唱團。西九的設施規劃上,不是只供學生使用,要設計給一些在附近步行至西九的人……他們跟坐旅遊車的是另一種人。我們需要伙伴舉辦這一類計劃。剛才你提及國際夏令營,我認為暑假很適合舉辦這些活動,廣州經常辦這種夏令營。現在,我們規劃硬件,目的是要令不同軟件能夠在硬件上運作,西九未必同時擔任主辦和統籌的角色,而且很可能不會使用康文署的管理方法,我們傾向與團體建立長遠的合作關係。至於我們如何選擇合作的藝團呢?有人說西九會是九大藝團的樂園(playground),這是錯的,我覺得西九會依靠九大藝團,但是有實力、有創意的團體,可以將知識帶給觀眾,我們也需要的。

問:西九有沒有教師培訓課程?會不會辦比賽讓學生參加,以增加家長觀眾?

茹:有沒有教師培訓,有沒有證書課程,我現在沒有想得那麼仔細,不過我們會有很多機會同辦學團體合作,另外有一個趨勢是博物館、表演場地也從事專業培訓工作,各方面也有很多合作空間。另外,西九一定有機會辦比賽,但是我要好小心地說,我們希望是高水平比賽,在西九的舞台上要是高水準演出,同時西九有社區及教育活動在內,卻不代表他們的活動能夠搬上舞台。現在康文署以抽籤形式出租場地,沒考慮社區形象和專業形象,將來西九的租場政策如何呢?我也需要聽聽大家的意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