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古蹟留住」全港學校徵文比賽及廣播劇比賽為「古蹟劇場」的後續活動,TEFO邀請曾參加「古蹟劇場」的學校及全港其他學校參與,讓學生通過撰文及製作廣播劇來抒發他們對香港古蹟的感情與關懷。



小學組冠軍

作者:翟梓峯 (胡素貞博士紀念學校下午校)

題目:大圍車公廟


農曆初三,又名赤口,大批善信簇擁至沙田「地標」——大圍車公廟參拜神靈,他們除上香祈福和求籤問卜外,會來個運轉乾坤。我雖不信教,但也會懷著赤子之心來此湊熱鬧,轉轉風車敲敲鼓。

轉動如古董風扇的銅風車,是「順轉」承接去年的鴻福,或是逆轉洗卻往年的頹氣,這舉動都寄託人間美善的信念,可以淨化心靈。不管擂鼓聲是否真能隨祈求上達天庭,那響亮的聲音彷彿喚起了每一位炎黃子孫對中華民族三千年輝煌文化的追求,能夠浸浴在喜氣洋洋的賀歲氣氛當中,是一份福氣。

追憶昔日明末國難時,車元帥奮不顧身地護駕至死,他愛國的情操感動人們奉他為神。後來,沙田發生瘟疫,車公顯靈,人們為感恩而建廟,是情誼的見證。 數年前,廟宇舉行籌款,修茸廟頂瓦片,成功地延續了這個社會的集體回憶,又一次體現人間有情。

過去種種的人、事和情構成現今具有四百久年歷史的車公廟,一個令我追本溯源的古蹟。



初中組冠軍

作者:黃莉怡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

題目:把古蹟留住


我相信每人都有想留下來的東西。而我,卻想把古蹟留住…….

古蹟,顧名思義是古代流傳下來的遺蹟。

忠於歷史的我,喜歡古蹟。我深信每項古蹟的背後都埋藏著許多動人的故事、獨特的過去、同時是香港人珍貴的集體回憶。

香港人未曾嘗試了解過去人類各種生活,因為他們對於現在已經非常滿足。 雖則這是人之常情,但是當我們轉變到這科技進步、物質富裕的社會中,我們又可曾深思過以往的香港呢?我們在香港土生土長,總對香港的歷史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興趣,尋回歸屬感,認識這個出生地。

無可置疑,人是自私的,總為著自己的利益著想,,不顧一切地去剝削其它人對歷史遺產的求知慾和渴望。這些古蹟是獨一無二,甚至不可再造的文化遺產。 即使可以用金錢再興建,當中的歷史價值亦不會復返。有些古蹟則遷移到另一地方。 可是,歷史痕跡、歷史感則會統統消失。相反,原地址卻興建另一座建築物,這跟清拆沒多大分別,因原本的意義都已經失去了。

有人說:「舊的不去,新的怎樣來?」在香港,很多舊式交化、古蹟漸漸被潮流所趨而導致淘汰。人們只著重更新、更高尚的建築物。但是,忙碌急促的香港往往就忽略了這一點,我們現在就是需要這群有內涵和富有親切感的古蹟,讓我們尋回昔日的感覺。所以,我便會說:「人是不可以貪心忘舊。」

把古蹟留住,留存萬代……..


高中組冠軍


作者:衛銘勳 (聖士提反書院)

題目:把古蹟留住 – 夢樂園

我是一個同時處於現在和過去的人。

小時候的你,有幻想過自己是童話故事裏,拿著寶劍去拯救公主的英俊王子嗎?又或,你是住在堡壘,朝思夕想,冀昐著王子到來的公主?長大後,你會突然醒覺, 生活在童話故事般的世界,只不過是一場夢。但似乎這個夢,對我來說卻非常真實。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仍然身處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建成的教室中學習。這裏跟其他市區的中學比較,簡直是天淵之別﹕沒有千遍一律的火柴盒式教學樓設計,沒有煩悶的車聲,取而代之,是遍地的芳草和滿園的鳥唱蟬嗚。一幢又一幢富有殖民地時期風味的歐式建築,配上中國式的尖形屋頂,卻猶如天空跟海平線般配合。一塊塊大麻石堆砌而成的外牆,摸上去凹凸不平,置身此地,會令人以為重返百年前的時空。藤蔓不斷的在生長,把所有大麻石都抱住,把當年的時光捉住,把這份獨特的韻味留住。這個感覺,是否跟二十世紀初迪士尼的卡通影片有點相似?或許二次大戰時期,我校的男老師就是「王子」,為了保護學生,結果被日軍這班「巫婆」殺害了;這種捨己救人的精神,是否也成為古蹟?

當走進文物室,你或許會更強烈的感受到,為何我會說自己是一個同時處於現在和過去的人。走進去,踏上開始退色的木地板,會發出咯咯、咯咯聲響。再嗅嗅,會有一種古代的書卷味撲進你的鼻孔裏;眼睛看到的,是陳列著的日本子彈、舊式氣步槍、多年前使用的相機和望遠鏡等文物。我們在一座文物中去觀賞古今之別,這種心情是多麼的矛盾呀!真希望這種特別的體驗可以讓更多人感受得到。

有人說,夢終歸是夢,總有醒來的時候,因此我們不必為維持這些夢而費心。的確,要平衡經濟發展和文物保育是很難的,但我相信事在人為。

香港本是一個小漁村,誰想到它會在一瞬間蛻變成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今天,香港寸金尺土,人們為了配合經濟發展,產生了棄舊的思想,以「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為藉口,要將大部份的文物和古蹟都移除或搬遷。我認為把文物留住,不只是把一幢又一幢的建築物留住,讓人們懷緬一番。我們可以改變它們的用途,令它既不失原本的外貌,又能充分利用它的空間,以配合社會的需求。

一九零三年,我校聖士提反書院開辦初期僅有的那六個學生,又怎會想到自己生活中看似平平無奇的一事一物,在一百年後的今天,會詳細地記載在歷史資料上呢?所以,把古蹟留住的時候,我們亦應繼續發展這個時代的歷史。當日子久了,我校亦有可能面臨拆卸,希望學校的歷史以及學生對於學校的一份情意結,足以去保護這個夢樂園,去延續它,直到永遠。